返回

重生之先赚一个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1987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中午12点,没有一丝风,天气正是热的时候。

    高哲记得头发大概三个月没洗了,有点痒,不自觉用右手挠了挠,摸摸自己的胡须,有两寸多长。

    上身穿一件从垃圾桶捡来的红色背心,下身是一个黑色的七分裤,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鳄鱼牌皮鞋。

    上个月下雨,右脚前面皮鞋被水浸湿后就开了,张着大嘴,这一身打扮,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一中午乞讨到了3块钱,有点,点背,在天京火车站天桥上,看着一双双脚。

    皮鞋,凉鞋,运动鞋,各式各样的鞋子匆匆而过,伴随着嬉笑声,小贩的叫卖声,熙熙攘攘!

    从一年前出事,从公司写字楼上跳下来下来,摔折一条腿开始,已经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当时经历了生意的失败,跳楼自杀,没死成,从医院出来,高哲就自暴自弃流落街头,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每天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苟活着。

    有一天是一天的活着。

    已经到了饭点,高哲收回思绪,打开自己的背包。

    从里面拿出两个馒头,一瓶豆瓣酱,一个勺子,一个水杯,里面是自己早上接的自来水,还有多半瓶。

    馒头是昨晚买的,有一点硬,有一点馊的味道,有一点坏的感觉,用双手掰开两瓣,然后用勺子粘上酱开吃。

    高哲觉得自己的一生虽然苦,但是,他从来没有怨天尤人!

    吃完饭,在桥底阴凉处睡一觉,然后去下一个天桥。

    两点多,路上车少了很多,迎面过来了一对夫妻,大概二十多岁,手里拉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

    一边走一边催后面的小女孩:快点小雨,跟上,马上就要到站点了,别误了车”

    两人急急忙忙的拉着行李箱。身后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梳着两个马尾辫。

    忽然一张一百元的纸币从小女孩手上掉了下来,被风一吹,滚到了高哲脚下,本能的高哲想去捡。

    但地上的百元纸币像是在戏耍高哲一飘再飘,终于定住了,高哲来不及思考,紧跑两步,弯腰刚要捡。

    紧接着,听到刹车声,看见一辆红色的轿车撞向自己,听到了头把玻璃撞碎的声音,后脑勺撞击地面的声音......

    “啊啊!”高哲满头冷汗,又一次在1987年的清晨里惊醒过来。梦里的一切纤毫毕现,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清晨,屋子里煤炭燃烧产生的独特气味顺着屋子里流动的气体传送进高哲的鼻子里。

    身下是80年代独有的硬木花纹老式架子床,床身和架子相结合夏日蚊帐可以从上面放下。只是现在刚初春,蚊帐也就收了起来。

    床上铺的是一床已经发黑破旧的棉絮,上面盖着印花床单。

    他拍拍双腿想站起来,但双腿发生发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扶着床边的雕花架子,高哲才勉强适应虚弱的身体,显然,因为高烧和几天没有进食,让高哲现在这副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双腿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身体的重量。

    房间里没有镜子,只有床边的一个人高的铁架子上放着一盆清水。

    这是南方人独有的洗脸台,架子上放着几条已经起球的毛巾,虽然破旧,但是干净。

    高哲挣扎着慢慢地走到铁架子旁,打算洗把脸。

    “这!这!~”高哲受到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高哲后退了两步,又不敢相信的再次走到铁架子前。

    清水中浮现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浓浓的眉毛,圆眼高鼻,唯一的缺陷恐怕就是那嘴,薄的像刀,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按照自己爷爷的说法,这是天生的凉薄像。

    他环顾四周,想弄明白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房间虽然物件不多,但是很整洁。

    目光定格在一幅挂历上。

    1987年,1987年啊!

    1987年,这一年华国刚刚从震荡中平缓下来。

    华国领导人在同几位中央负责人谈话时。

    提出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和相应的其他各个领域的改革。

    开放是对世界国际的开放,对各种类型的友国开放。

    这场会议对新华国的影响意义重大决定了新华国今后的发展道路。也造成了一片沿海城市和地区的崛起。

    “1987年,1987年啊。”高哲喃喃自语着,他扶住身边的墙努力平复自己澎湃的心情。

    “打死你,偷吃我家的东西!”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叫喊声。

    高哲顺着窗户看出去,是一个**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麻花辫,皮肤因为经常晒太阳的缘故显得有些黝黑。

    她身形瘦小,却穿着一身极不合身的衣裳,裤子卷了好几圈再用布条扎在小腿肚上,裤口极大,还打着几个不甚美观的补丁。

    上衣是一件花色衬衫,衬衫是成人的,一看就不是她这个年纪穿的。

    “二丫?”

    看到小女孩的样子的时候高哲终于相信了自己的重生,也就大概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父母应该已经因为欠下了几万块钱。坐着黑船逃去了香江。

    债主找上门来,自己的爷爷被气死的。

    而自己,忘了是听了谁的话,偷偷拿着两个气囊,打算游去香江。

    80年代是有很多的偷渡客,没有钱贿赂蛇头,拿着几个气囊游到香江,但是,也有很多人葬身海底。

    记得上辈子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从来没有出过海的少年,会点游水,但哪有什么经验,很快在海上迷了路。

    没吃没喝,抓着气囊不放,在海上飘了一天一夜,若不是有渔船恰好经过,他大概会死在海上。

    虽然被渔民带回了村子,但是却发起来高烧,这一烧就把高哲烧了过来。

    院子里高涵涵正拿着一把扫把驱赶麻雀,就在这时“嘎吱”一声,门被轻轻推开,高哲披着一件衣服慢慢走出来。

    高涵涵先是一怔“涵涵?”高哲可从来没有这么叫过她。在她印象里高哲从来都和她不对付,一直对自己吆五喝六的。

    不过现在也顾不上这个了,外面天气凉,高哲又还发着高烧。

    她在高哲身后冷着脸道:“你出来干什么,快回去!”这态度着实称不上好。

    高涵涵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自己与哥哥的关系本就不是很好。

    “好,好,我知道了。我披着衣服呢,一点都不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